红军与国民党桂军在界首镇的光华铺展开了浴血奋战-新东方网
点击关闭

三官堂红三军-红军与国民党桂军在界首镇的光华铺展开了浴血奋战-新东方网

  • 时间:

现实版烈火英雄

在和敵人的反覆衝殺中,我紅軍戰士堅決服從電報命令,頑強抵抗,誓死捍衛光華鋪,光華鋪幾次失守后又被紅軍頑強奪回。紅十團團長沈述清在指揮作戰中不幸犧牲,年僅26歲,接任團長的杜宗美隨後也中彈犧牲。最終,紅十團以犧牲400多人的代價,完成了任務,確保軍委縱隊渡過了湘江。

1934年11月29日,紅軍與國民黨桂軍在界首鎮的光華鋪展開了浴血奮戰。紅軍死守陣地,阻擊了數倍於己敵軍的多次進攻,確保軍委縱隊渡過湘江。

作戰圖、發報機、煤油燈,紅軍用過的布衣草鞋乾糧袋,槍支彈藥衝鋒號,這裏的陳設彷彿把我們帶回到85年前的戰火硝煙中。特別是這一段複製的浮橋模型,似乎讓我們看到了當年紅軍搶渡湘江的情景。

老人告訴我們,當時國民黨桂軍的飛機飛到了界首上空,對紅軍和渡口狂轟濫炸,紅軍臨時架起的浮橋全部被炸毀。

【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】記者再走長征路 廣西興安:一封緊急電報 滿腔赤膽忠心

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記者   勞春燕:我們注意到,在三官堂的牆上有這麼一句斬釘截鐵的標語,「我們不為勝利者,即為戰敗者」,這句話出自1934年12月1日凌晨,中共中央、中革軍委、紅軍總政治部聯合發給紅一、紅三軍團的緊急電報,光華鋪阻擊戰當時正處於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。

中央廣播電視總台《長征路萬里行》移動直播報道團隊昨天(6月30日)從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來到了廣西興安縣,一起來看記者從興安發來的報道。

在界首鎮老街住了一輩子的馬有益老人,至今還記得當年紅軍來到界首渡口渡江,街上百姓紛紛卸下自家門板,幫助紅軍搭臨時浮橋。

三官堂原是一座小廟,因湘江戰役中紅一、紅三軍團先後在這裏設立臨時指揮部而更名為紅軍堂。光華鋪阻擊戰期間,紅三軍團軍團長彭德懷曾在這裏親自指揮過戰鬥,光華鋪陣地距離軍委縱隊渡江的界首渡口僅有5公里,戰略地位異常重要,只可守不可丟。

興安縣界首鎮老人 馬有益:拿門板架個便橋,架在紅軍堂對面。點火把走夜路,白天不敢走,紅軍武器很少,門板上寫了號碼,他們走的時候家家都搞清楚,不動你一毫一厘。

中央廣播電視總台《長征路萬里行》移動直播報道團隊離開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,驅車200多公里,來到了桂林興安縣界首鎮的三官堂。

「勝負關係全局,人人要奮起作戰的最高勇氣,不顧一切犧牲,望高舉着勝利的旗幟向著火線上去!」這封緊急電報以無比堅決的語氣,激勵着紅軍將士死守陣地,衝鋒陷陣。

6月30日,再走長征路第20天,廣西興安。

來到光華鋪阻擊戰遺址墓園,紅十團同一天倒下的兩任團長以及16位無名烈士就長眠在這裏。當年在戰鬥結束后,界首鎮的老百姓自發掩埋了烈士的遺體。就在這片山林周邊,還散葬着幾百名紅軍烈士。新中國成立后,興安縣政府對墓園進行了修繕。這座戰場遺址上的墓園,被青松翠柏環繞,靜靜地訴說著當年戰役的悲壯。

如今,界首渡口的紀念碑默默矗立在軍委縱隊曾經渡江的地方,三官堂門前的湘江水也依舊緩緩流淌,明媚的陽光下,孩子們在江邊無憂無慮地玩耍嬉戲。這一片寧靜詳和似乎在告慰85年前英勇捐軀的紅軍將士。

興安縣紅色文化研究會常務副會長 羅基富:當時戰線阻擊過長,我們以一個團應付桂軍幾倍的人員,懸殊比較大,再加上裝備也不如桂軍,國民黨利用熟悉的路徑偷襲紅軍阻擊陣地,紅軍將士與國民黨桂軍進行膠着戰。

一封緊急電報,滿腔赤膽忠心。紅軍能殺出重圍、征服千難萬險,與紅軍視紀律高於生命的觀念和嚴守軍紀的自覺行動密不可分。聽黨指揮、服從命令、顧全大局,是紅軍長征最終贏得勝利的重要保證。

今日关键词:女王支持哈里决定